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

珍郵庫@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

踏入風季經常都時晴時雨,上月中更率先掛了個8號波,唔知郵政署係咪要配合返喱種夏日天氣,就推出喱個颱風百年首日封!



在這小城長大的人應該對颱風絕不陌生,小時候總會期待打風因為可以唔駛返學……Anyway講返套郵票,唔講唔知原來香港首次用數字颱風信號是在1917年,當時按風向和風力分為1至7號;到了1931年起改為1至10號;至於現今信號系統則是1973年才確立。



全套颱風郵票有5張,包括5個級別風力:$1.7(一號戒備信號);$2.2(三號強風信號);$2.9(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);$3.7(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);$5(十號颶風信號)。



此外還有$10的十號風球小型張,右邊印了1917、1931和1973年信號圖案的改變,原來以前除了有十字和三角形之外,仲有掛圓形、長方形和菱形的颱風信號,都幾有趣喎!基爾無去過尖沙嘴天文台的開放日(太多人了),反而幾年前有去過澳門松山果個,見過那些不同形狀的風球信號,原來都幾大個架喎!

p.s.心水清blog友可能會問:紅白色果舊野好似天氣圖上的風球標誌係乜東東?其實果舊係條壓縮毛巾,包裝成風球標誌連同訂郵票時送的,不過買郵票送毛巾又係咩玩法?唔通留返打風落雨時用來抹身?

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
發行日期:2017年6月13日

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

盈福28@馬鞍山

早起身有個最大好處,就係感覺上全日時間好似特別見洗!大清早去完逛一輪博物館之後,lunch就去左食喱間有點新派味道的粵菜館。



每逢大時大節去酒樓晚飯,如果無訂座真可說是一位難求(有些茶樓甚至不設訂座要親身去排隊霸位),所以為免麻煩好多時會選擇提早做節,又或者改為食晏晝飯。上圖可見這個「變陣」非常奏效,這間食店果然有大把位任坐唔嬲,唔駛勞師動眾等位咁煩。



先來的是小食:鳳凰自醉$68和沙薑豬手$68,白雲花雕鳳爪好有酒香味,基爾平時唔飲酒但都覺得幾香幾好味;至於豬手的沙薑味肯定無得輸,兩款同樣係上乘的開胃菜。



再來就是賣相極靚的松子鱸魚$198,老實說基爾因為怕骨對魚通常都麻麻地,不過喱條松子魚表面炸到好鬆脆已經夠香口,魚肉仲係無乜骨啖啖肉,對於基爾喱類完全唔識侖骨的人來說可謂極品!另外仲叫了左上圖的椰汁日本南瓜芋頭$78和左下的玉桂香鴿$38,當天去原來每台客送一隻乳鴿,非常抵食!



另外點心類叫了上面喱個花菇松露$49,造型真係好似一個冬菇,咬開入面果然散發出濃濃的松露香味,唔知價錢算唔算貴但都值得一試。店裏其實仲有幾款設計別緻的新派點心,基爾相信都係主打年輕人市場吧!連茶芥每位$10,最後埋單計約六百幾(某銀行卡有九折相當於免加一),整體而言算是可以一試之選。



講開食晏,順便講埋平時基爾返工多數帶飯,但間中都會出街lunch。至於出街通常食乜呢?上圖喱間算係其中的心頭愛,因為佢個下午茶時段真係好鬼抵食,碗飯大大碗之餘仲好平又經常有新款式揀。



之前食過佢個松露芝士煎雞飯,加埋海苔味噌湯和泡菜都只係$35左右唔知有冇記錯。基爾食過一次就無再推出可能成本貴,改左做松露芝士豚肉和牛肉飯。另一次又食左上面這個胡麻醬玉子豚肉撈鳥冬$28,餐飲轉抹茶紅豆冰只係+$5係咪好抵?基爾對佢個半生熟的玉子其實麻麻地,不過甜甜地的胡麻醬就幾好味!



p.s.反正講開食野咁又搭多段豬頭骨短blog。之前同blog友講開去街篤魚蛋,咁基爾本身就好少做喱樣野,因為通常都在家自己整咖喱魚蛋,每次煮咖喱燜薯仔時總愛加埋魚蛋一齊煮,感覺好食過街篤果D好多,自家用開果隻咖喱磚味道唔錯,想再辣少少可再加紙包裝咖喱粉,味道可自行調節。最後講埋早前U記的感謝祭,襯熱鬧走去買了件$79短袖tee,今年過了大半年就只買了這件衫,向環保綠色生活又邁進一步了!

盈福28 Fortune Young
馬鞍山新港城中心2樓2E-91號舖

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

繪畫‧金庸@文化博物館

睇完宣傳雷聲比較大的羅浮宮展覽之後,再行返落博物館地下果層,因為要睇埋個金庸展先走。



唔講唔知,原來金庸展已經成為文化博物館裏的常設展館,咁就唔駛經佢會咁快完結了,有興趣去參觀的,可以等有空慢慢先來睇都未遲,而且係唔駛入場費呢!



金庸館裏展示了不少屬於金庸先生的珍藏物品,包括有上圖的私人印鑒、書刊、手稿、五六十年代早期版本小說和報章連載版甚至相機等等,當然還有很多他的舊照片……



金庸由1955年寫第一部武俠小說《書劍恩仇錄》開始,一直到1972年完成《鹿鼎記》後封筆,十幾年間總共寫了15部膾炙人口的經典武俠小說,之後仲有好多漫畫、電影和電視劇版,不斷翻拍又重播,說他是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武俠小說作家絕對當之無愧。



依家電視正播緊最新翻拍的《射鵰英雄傳》,可能金庸人氣又再度回升,來博物館參觀的遊人都幾多。上圖右是李志清畫的郭靖水墨畫;左上圖是館內擺設的一座巨型金漆屏風,上面又係畫滿射鵰人物造型,非常有氣勢;左下圖是金庸與屏風合照,旁邊仲有最經典的一副對聯: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。



如沒記錯上圖已泛黃的原稿紙,上面寫的就是金庸的《笑傲江湖》手稿,這本經典小說原來是於1967-69年在明報連載,當時正值文革火紅年代,唔知同小說中的人物有冇關係呢?



另外仲有好經典的金庸武俠電視劇劇照,首輪夜晚黃金時段做果陣唔係好識睇,不過好彩後來中午經常有重播,基本上天龍八部、神鵰射鵰和鹿鼎記重播得最多,故事人物最熟悉,展廳裏仲有重播八十年代經典劇集片段,依家我諗電視台就唔會重播了(畀錢頻道好似有得睇)!



上圖用明報陳年日月logo信紙寫的又係乜東東?睇睇佢個簡介,原來係「1988年查良鏞致明報編輯部手諭」,當中談到明報副刊的方針,還有逐一評說明周、明月和明報,提到新聞版風格要做到「新聞副刊化,副刊新聞化」……明唔明?



再睇埋明報明周創刊號,原來明報是在1959年開始發行,數數手指原來都有差不多60年歷史。依家報紙多數跟英文由左向右讀,以前就是由右向左讀,比較特別。另外,關正傑和射鵰果兩隻碟基爾家中都有喎!不過當然是復刻版而不是這裏展示的原版。



記憶中基爾細個時有在報紙上追看過每日連載的衛斯理科幻小說,但金庸的就沒看過,上面這張副刊是六十年代產品,連載的是《倚天屠龍記》。話時話依家報紙仲有冇連載小說呢?可能時代唔同了,已經唔興了吧!



走之前記得要玩下喱個「高手過招」真人融入漫畫的玩意。基爾見成班印傭姐姐爭住同漫畫人物影相玩得好開心,而且影出來效果又真係好逼真喎,幾有趣!

「繪畫.金庸」
地點: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
展期:1.3.2017 - now